爱尚小说网
http://www.asegitim.com/
    战车从溃散的元军中冲杀过去,岳鹏不断用帅旗拍击前面的战马,四匹战马发足狂奔。

    如此只过数分钟,他们竟然从溃军中直穿而过,得以和后头的殿前司禁卫马军还有兴**马军汇合。

    岳鹏浑身染血,肩膀上的血蔓延下来,将银色的盔甲全部染红,后面士卒仅仅剩下四骑。

    四个战士亦是浑身伤痕,因为太过激动,身子不断颤抖着。

    岳鹏看到穿着红袍墨甲的殿前司禁军,举枪大喝:“阿里海牙已被擒住!阿里海牙已被擒住!”

    殿前司禁卫军们看到他手中持着的侍卫亲军帅旗,纷纷勒转马头,跟他往回冲去。

    阿里海牙仍被银枪杵在战车上,因失血过多,已是脸色苍白。他的眼中有着浓浓震惊和不甘。

    他断然没敢想过,自己竟会在万军之中被敌人生擒。这支宋军的勇武,让他感到惊惧。

    这还是以前望风而逃的宋军吗?

    苏泉荡和刘子俊等人很快得知岳鹏生擒阿里海牙的消息,不再追击溃军,率军返回。

    元军继续向着梧州城溃逃。

    孔元看到宋军撤退,脸色大变,微微闭上眼中,叹道:“鸣金吧……”

    传令兵满脸古怪,只得又往鼓阵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城头鸣金声响。

    城下不远处,刚刚调头冲杀的元军两支骑兵纷纷回头看向城内,俱是不解。但很快还是又往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和那些溃军混合着入城。

    战事忽地歇了。

    草地上再也没有厮杀声,只有无数尸体在月色中若隐若现,还有凌乱的刀枪和旗帜,万分苍凉。

    城下这场遭遇,双方皆是折损不少。宋军侍卫亲军马军和殿前司禁卫马军俱是损失殆尽。

    苏泉荡率着殿前司禁卫马军回头,后头也不过仅仅剩下数百人。

    遭受这等损失,谁的脸上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元军骑兵和溃军全部入城后,城门再度被缓缓关上。

    孔元亲下城头,在溃军群中,却迟迟没有看到阿里海牙出来。他的心瞬间沉下去,知晓阿里海牙多半已经被生擒火速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这只让他恨不得将这些连主帅的不顾的溃军全部斩杀掉,但心里也明白,大军溃败之时,混乱至极,这些寻常士卒跟着各自的军旗逃亡,顾不上阿里海牙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他心中叹息了声,对旁边亲卫说道:“去将完颜章将军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亲卫连忙往城头上跑去。

    很快,完颜章就被押下来,眼中满是愤慨。

    “完颜将军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孔元亲自从完颜章的腰间摘下他的腰牌,递给一副将,“拿着此令牌去宋军军中求见宋朝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副将领命接过令牌,城门再度洞开,他率着数十骑往宋军大军驰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宋军已经在集结。

    岳鹏直接驾驭战车冲到赵洞庭的车辇前,飞身跳下战车,跪倒在地,“皇上,末将已生擒阿里海牙。”

    然而,赵洞庭却没有从车辇内走出来,只是轻轻的嗯了声,显得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倒是秦寒走出来,看到阿里海牙,眼中微微露出喜色,“岳鹏将军立下大功也!”

    他于昨夜随着百姓出城,今日傍晚时在路上和赵洞庭大军相遇,回到了军中。梧州城内的情况,他也已尽数告知赵洞庭。只是,赵洞庭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,全身乏力,好似是病了。

    阿里海牙沦为俘虏,愤愤地呸了声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岳鹏看着秦寒,问道:“军师,皇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自然也能听得出来赵洞庭的声音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赵洞庭终于是从车辇内走出来,神色萎靡,轻声道:“朕没事。传令下去,三军集结,在城外扎营。”

    岳鹏微微蹙眉,“皇上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赵洞庭此时看起来极为没有精神。

    赵洞庭却没有再说话,只是抬起自己的左手,神色极为难看,摇摇头,又放下车帘,走回到车辇里去。

    岳鹏眼中担忧之色不禁更甚,以询问的神情看向秦寒。

    秦寒却也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连他也不知道赵洞庭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像是患了病。

    有士卒下去传令,宋军中军中鸣金声和牛角号声同时响起,各军缓缓归阵集结。

    赵洞庭回到车辇里,又在床榻上躺着,眉头紧紧蹙着。
-->>